「五色」是指青紅赤黑白


《群書治要360》學習分享蔡禮旭老師主講(第八集)2011/6/18馬來西亞中華文明教育核心檔名:55-057-0008

尊重的吳校長、廖校長、張校長,諸位貴賓,諸位學長,大师下午好。我們接著看《群書治要》第五句,我們三百六十句的第五句,是老子的一段教誨,在八百六十四頁是第七冊。一開始講到的:

【五色令人目盲。五音令人耳聾。五味令人口爽。馳騁田獵。令人心發狂。難得之貨。令人行妨。】

開頭講到這『五色令人目盲』,「五色」是指青紅赤是非,這五種顏色,延迟就是這些颜色繽紛的地势。而這裡兴趣,主要是說過分的注重這些視覺的享樂,反而讓眼睛會受傷。這段很紧急的一點,就是不能够放縱過分,不然會傷害身心。依我們整個社會來看,現在戴眼鏡的孩子特別多,不要說孩子,我自己都戴了。您看電視發明之後,那個近視率愈來愈高,就「五色令人目盲」,都是沉溺在這些聲光安慰,對眼睛的傷害很大。魏丞相這裡註釋到,「貪淫好色,則傷精失明」,經典的句子,它不是惟有一種兴趣,所謂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,以至於同一個人,可能他三十歲看跟五十歲看,對這個經句的感悟也不盡相同。經典它是跟性德相應,隨著每個人的體悟,可能對它的明白都會不同。而我們看魏丞相他們指到的,是你倘若好女色這個會傷眼睛,貪淫好色則傷精失明。這都是指示要節制志愿,不能够放縱。

加倍像孔子的指示當中,「少之時,血氣未定,戒之在色」;中年,「及其壯也,血氣方剛,戒之在鬥」;「及其老也」,人年紀大了,赤黑。「血氣既衰,戒之在得」。患得患失,人年紀大了倘若這個得失心沒有放下,他有錢、有职位他日子也不好過,每天比孩子、比這些生活的物質條件,比來比去老人家也會很煩、很累。所以老年能夠欲壑难填,不患得患失,才调享得了清福。而孔子至极敏銳的看到,人青少年的時候血氣未定,那個時候色要特別謹慎,要戒禁。不然他縱欲之後,會很損傷他的身體,縱欲傷腎最後眼睛都會受影響。我們中醫裡面是把人看作一個小宇宙,你一放縱了,它的整個身體就失衡了,必定會出事。但是這一點在外國,东方這些論點都覺得沒有問題,不影響。大师戒备去觀察,東方社會跟东方社會的一些觀點不同,加倍養生方面的差異就比較大。比如說喝涼的東西,中醫是比較谨慎,不要喝涼的,對身體有損傷。可能东方人都覺得沒什麼,包括這個節欲的局限,东方人都覺得沒有什麼。大师戒备去看,东方人到了中年以後,老得特別快,那個都是縱欲之後的表現。你們都沒有去觀察是吧?你看我們東方人,華人他志愿很懂得節制,有的時候五、六十歲你看不出來,他看起來像四十歲、三十歲的樣子。

那我們先不消東西比較了,间接我們華人、中國人去調查研究,佛門的高僧均匀壽命有到九十幾歲。結果皇帝均匀壽命四十多歲,你看皇帝是不是天生就命短?拜託,他怎麼會天生命短?他能當皇帝,你看他福報有多大。為什麼最後這麼夭折?後宮佳麗太多,每天都损耗最後把柴都燒完了,那命就沒有了。所以這個養生之道,重在要懂得節欲。還有懲忿,一個人脾氣担任不了特別傷身,叫暴怒傷肝。那現在小伴侣從小被寵,什麼都順著他,他就貪著,央浼不到了他就生氣。所以有時候愛孩子,增長了他的貪心,最後可能讓他的生平都在壞脾氣當中度過。而且給他吃得太好,以後他自己成立家庭,他有沒有能力能够去這麼生活、這麼花錢?都是個問號。所以長了孩子的志愿,是讓他的生平可能產生很大的障礙。您看我們現在那麼多大學生還沒进来賺錢,诺言卡就好幾張,那他怎麼學節儉?怎麼學量入為出?所以現在很多貴族都產生了,什麼月光女神,每個月都花光光;白領一族,白白領父母的退休金,這些現象都出來了。所以節制紧急,對人的身體跟他持家處世都是個重點。游戏帮助软件。

接著,『五音令人耳聾』,過分重視這個音樂聽覺的享樂,大师看現在的音樂都聽重金屬砰、砰、砰,安慰很強,反而對聽覺的傷害很大。不知道大师有沒有聽過耳機不能戴太久,戴太久對耳朵的傷害也很大。所以現在很多這些科技確實简单,但人不懂得節制,對自己的身體傷害都很大。我們看到現在癌症愈來愈嚴重,年齡層愈來愈輕,這都與人不懂得養生,放縱這些志愿傷了身體,有絕對间接的關係。而且這個放縱志愿除了傷身以外,敗德,還有折自己的福,做的行為又違背天理,那是要折壽的。比如年輕男女不懂得相互尊重、相互愛惜,放縱男女的志愿,以至還墮胎,這些對自己的德行的損傷,折福、折壽都至极嚴重。大师冷靜去觀察,現在年輕人的臉不是很有福報,「五色」是指青紅赤黑白。我們看那福相耳垂都很大,臉都比較圓。不像我這麼瘦,我這臉這麼瘦,是一、二十年前種下來的禍根,那個時候年紀輕,不懂事,然後心胸也小,所以变成這個結果。不過既往不咎,已經過去的你也挽回不了,現在好好勤苦,我自己期許十五年之後也能够白白胖胖。而且我照鏡子的時候,一贯在拉長一點、長一點,後來我才知道這麼拉會拉傷。更紧急的猛然想到一句底子的道理,叫「相由心生」,不是這樣拉有用,要從底子、從心性改,這個面孔就會改了。

我們感覺到這個時代物質的享用,宛若是幾千年來最高的,那只是一個角度,其實角度也不準確。比如說吃得更好了,有沒有道理?吃得更好你們怎麼沒反應,這題這麼難嗎?請問大师你小時候吃的蘋果香,還是現在吃的蘋果香?小時候那個蘋果,你還沒進門,那個滋味都出來了;現在放在鼻子旁邊,都有點聞不出來。為什麼?人要吃那麼多,這些商人就違反天然,他用各種法子讓那些東西很快的都出來,本來一年才出一次,現在能够變兩次、變三次。所以很多人吃肉,那個肉都是荷爾蒙、抗生素把它催出來。有一次師長去看一個養鴨場,那個老闆拿了一隻小鴨放在老人家手上,問他你看這隻鴨生出來幾天了?師長一看,應該七天、十天左右。那個老闆說兩天,第二天就長這麼大了,那您看牠吃了若干荷爾蒙的東西把牠催大。鴨吃了最後給誰吃?人吃。你看這個時代的人聰不聰明?想一想聰不聰明?聰明到只想先吃再說,我吃了歡喜就好。所以老祖宗講的「禍從口出,病從口入」,這些文明病不都是吃出來的!而且我們給所有這些動物吃的東西,最後還是回到人類自己的肚子裡面,這哪有聰明?

所以曾子講了一句話,「出乎爾者,反乎爾者」,你都是自己的志愿滿足,然後用不人道的方式去對待這些生命,最後這個惡果還是會回到自己身上。我們本日拿著這麼多農藥去噴這些动物,要殺死這些蟲,最後這些農藥留在菜上誰吃了?這樣怎麼會聰明?都是逞一時的志愿而已,逞一時的简单、利益而已。所以有一句成語叫「刀頭舐蜜」,就有一滴蜜在刀下面,蜜很甜受不了,舔一下先嘗為快,一舔好甜,舌頭流血了,看不到那支刀,只看到它是甜的。我們人類現在不就是幹刀頭舐蜜的事情嗎?物質文明一、二百年的發展,足以讓地球母親沒有辦法繼續生存上去,很多场合你看水都淹掉了。那個森林砍伐之嚴重觸目驚心,為什麼砍那麼多森林?就是為了滿足人的口欲,砍掉,養牛、養羊,養這些肉食须要的動物。所有的原始森林是整個地球的肺,這個肺愈來愈縮小、愈來愈縮小,那空氣怎麼會不出問題?所以牽一髮而動全身,我們的生活習慣,跟整個大天然是分不開的。古人懂宇宙是一個循環,整個生命是一體的,所以敬天、敬地,絕不敢不節制的去破壞整個大天然的均衡。所以這個物質的享樂,真正冷靜去思惟,害處很多,我們應該要懂得所謂節度才好。想知道最近游戏排行。

剛剛講到「五音令人耳聾」,這裡魏丞相講的「好聽五音,則和氣去心也」,五音宮商角徵羽。大师看,現在的音樂比較不和睦,有的聽了很焦躁,你看年輕人有的一聽,連靜都靜不下來,那個動作隨時就砰、砰、砰這樣,你叫他坐十五分鐘,他宛若屁股上有刺的感覺,坐不久。大师看現在大學生上課,你要讓他坐一個小時很專注,很難。所以外面這些安慰,安慰到最後都傷了人的身體,以至於傷了人的心靈,他很焦躁定不下來。以至這個聲光安慰以後,他特別沒定力,任何誘惑一來他担任不了自己。所以這些老祖宗的指示紧急了,相比看最近游戏排行。音樂能够锻炼特性,那是好的音樂;不好的音樂,靡靡之音讓人放縱、空虛了,以至情感就很不知道節制。我記得年輕的時候也不懂這個道理,年輕時候也沒讀過《老子》,一些情歌還唱了不少,有時候唱情歌唱到自己苦得要死。現在還有些節目,讓五、六歲的孩子师法歌星唱情歌,你看那五、六歲的孩子這麼天真,然後唱情歌整個臉糾在一起:給我一杯忘情水。你說那個音樂,對他的整個人格成長,有沒有障礙?

以前的人六、七歲,七、八歲男女就要分開坐,因為男女是「人之大欲存焉」。男女的志愿,這人的大的志愿它要有節制的,所以男女的分寸要有。現在男女沒有分寸,你看若干家長,以至學校的老師,面對這個男女志愿的放縱,真是搖頭,都不知如何來改善。但您看古人從那麼小就懂得男女的分寸,這都是防微杜漸。現在有哪個官員、大概哪個教學的人說,這個問題我馬上能够解決。因為這種志愿一打開之後,像黃河潰堤一樣,真的是很難收拾。古人都是禁於未發,從小教他男女的分寸,還有人的正氣,不被這些内在的志愿所誘惑。他有責任感,他知道他那個年齡,他的身分是學生要好好用功。現在這都沒有,老師倘若不懂這些很麻煩,我們有個伴侣,他的兒子去幼兒園讀書,回來唱一首什麼歌?「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」。

我自己去台東代課,我以前沒有教過書,剛好那時候到台東去,森林之家游戏玩不了。當地有一個學校的老師生產,結果就找到我。那一年的法律規定,大學畢業才能够代課,找不到大學生找到我,我本來沒想過要教書,就去代課了。一去我帶一年級七個學生,在南橫进口那裡,都是原住民的孩子,孩子每一個人都在唱哪首歌?「對面的女孩看過來」。他才七歲,他的心思都用在對面的女孩有沒有看過來?他的心能定下來專心讀書嗎?你說我們給孩子這麼多生活上這些東西,是害他還是在愛他?定力紧急。你看現在孩子每地下網,大學聯考寫出來那個文章,看了都會讓人搖頭。人家古人十三歲的孩子寫出來的文章,現在大學畢業生都寫不出來,那定力、定功從小教穩重。怎麼會這麼焦躁?所以這裡也提到,要聽正樂,好的音樂,不然他會心浮氣躁,以至暴虐之氣都因為聽了這些音樂,而愈來愈嚴重。

『五味令人口爽』,「爽」有指喪敗,吃太過度重視這些美味,最後還是會傷到自己的味覺。人每天吃這些辣的、辛的,吃到最後舌頭都吃壞了,不敏銳了,一些食物的原味,馬鈴薯的香味、紅蘿蔔的香味嚐不出來。你看很多人吃的口味很重,麵一端上來那個胡椒、辣椒,终究是吃麵、還是吃辣椒,有時候也看不清楚。欲壑难填,這個志愿愈重,最後就愈來愈嚴重,担任不住,欲是深淵,會愈吃愈重,最後就病一大堆,您看高血壓、心臟病,都是吃鹹吃多了。所以這些道理,真的對我們現在人的生活狀況都是一個深思。而人對食欲的志愿愈淡、口味愈輕,反而他的味覺至极敏銳,都能吃到食物的原味。這裡魏丞相他們註到,「爽妄也,人嗜於五味」,五味是指酸鹹甘苦辛,五味酸鹹甘苦辛。嗜就是喜爱,很看重、很重視味覺,他的貪欲會愈來愈重。大师仔細去觀察一下,很好吃的人好不好講話?您看那個話很少時時養精蓄銳,謹言慎行的人,吃得多不多?他志愿少,言語谨慎,他损耗的能量比較少,所以他吃也不消吃太多。志愿一放縱每天想這個、想那個貪求很多,特別耗人的能量,有時候三餐吃不夠,還要吃四餐,吃五餐都有。貪欲一弥补,可能也會影響人的言語態度,好說了,「口妄言失於道」,所以你看特別喜歡吃的,在餐桌上也特別好講,然後言多又必失。

『馳騁田獵,令人心發狂』,騎著馬馳騁打獵,追著野獸,這個馬又一贯在動中,所以人會心神不寧,心性會被引出那種比較狂野,心發狂。而且打獵這些野獸自己都有靈性,你把牠殺害了,那牠也會報這個仇,那就冤冤相報沒完沒了。而且在殺野獸的時候都是一種殺戮的心,「令人心發狂」。我們看到這句也要想到:現在的孩子打不打獵?現在的孩子都打獵,打電動玩具裡面這些殺戮的遊戲。打到什麼水平?十二、三歲的孩子把別人殺了,一點都沒有什麼驚恐,他麻痹了,他每天在殺、每天在殺,殺到最後麻痹了。然後警察跟他講,你犯了這麼大的錯。他說他等一下就活過來了。他在虛擬實境之下,整個精神都被傷害掉,神經系統都有問題,所以設計這些殺人遊戲的天然的罪孽很大。我們有一個伴侣,他大學就是學設計電動玩具,專門設計這些殺人遊戲給人家玩。後來聽師長講經,不敢,辭掉管事,跳一跳,怎么玩高分。這是有良知,「正人愛財,取之有道」。

『難得之貨,令人行妨』,「難得之貨」,就是很貴重的這些貨物,金玉、財寶這些東西讓人心浮動。妨是害,就是人看到這些金銀財寶起貪心,去追求了,這個人生平都耗在追求這些内在的物欲。你看很多人買房子、買車子,買這些很昂貴的東西耗掉他生平的精神,最後連孩子、家庭都沒照顧好,有沒有「行妨」?害了他的生平。他的人生失衡了,美满賺錢追求享用,結果他的夫妻關係、家庭倫理沒顧到,最後别人生也會很哀思。我們遇到一個警察他說到,他們當地有個很有錢的人,有一天喝醉酒了躺在路邊,那是早晨,他趕緊把那個人搖醒:趕緊回家了。那個有錢人說,我哪有家?警察認識他,別墅不就是你家嗎?那個人說那不是我家,那只是一棟房子。這個話很深远,森林之家游戏玩不了。可是卻是在他失落以後他才體會到,不是有一間房子就稱家,家是有溫暖的场合,有愛的场合,有感恩、關懷的场合。結果一了解他離婚了,孩子也进来了,底子就沒法跟他溝通了,他就一個孤零零的在這麼豪華的房子裡面。

而且事實上貴重的東西,讓人心神也不寧,不然大师試看看,你拿一個很貴的鑽石,掛在這裡,我看你自不自在?大概你掛個價值連城的手環,掛在手上,你看你會不會擔心被人家搶,以至現在更嚴重被人家砍。所以那個身上戴愈貴重飾品的人,走起路來特別彆扭,有的怕人家搶,有的怕人家沒看到,做人這樣實在挺累的。買了一個Rolex的,講話的時候還得嗯、嗯,累不累?除了自身的傷害以外,對社會風氣的影響也很不好,這個風氣一推波助瀾,人就會去搶這些東西。倘若整個社會風氣不是追求這些虛華的東西,都是重視德行,人的心就用在擢升他的德行下面了。

我們之前在廬江,剛好當地政府增援,我們向四萬八千老百姓跟他們相易《弟子規》,傳統文明。有一個很明顯的現象,本來他們比著建房子,現在鄉下,就是孩子寄錢回來幹什麼?建房子愈高愈好,人家已經三層,蓋過他,在比建房子虛榮心作祟,至极明顯的這個現象。後來聽了這些道理,覺得孝順很紧急、德行很紧急,我們又辦好婆婆、好媳婦表揚,他們覺得這樣很光榮。所以得獎的媳婦,把獎狀貼在他們正廳的正中間,變成她的家風重視德行。那風氣能够轉的,看我們怎麼去引導大眾,見面了就不是比多有錢,是在探討這些老祖宗很好的教誨。離婚率敏捷消沉,犯警率幾乎減少一半,離婚率那時候宛若是消沉了三成左右,而且留下來的沒有聽到,在鎮子裡面沒有聽到離婚的。怎麼還有離婚率?因為這些人都到外面去沒回來,而在外面去都很多誘惑,最後就離婚了。回到鎮上有學習的話,人還是有良知的,提起他的情義了,他不會這樣做。所以真的国民是能够教得好的,是他有沒有機緣遇到這些聖賢的教誨。

所以「難得之貨」,也會变成社會不好的風氣,最後這些偷盜的現象愈來愈多。所以一個上位者他會起整個社會的風氣,公眾人物應該都要有社會責任感。像現在的歌星這麼多年輕人尊崇他們,他們倘若重視德行、重視孝道功德無量。可是歌星倘若操守不檢點,這些年輕人都被他給帶壞了。所以一個人影響力愈高、社會职位愈高,他同時責任愈重。一個企業主他影響的是上百的員工,一個學校的老師影響學生,校長影響整個學校。跳一跳,怎么玩高分。

我們之前聽到一位女校長,讓她的學校美满都學《弟子規》。她的师长看到報紙說,有教授批評《弟子規》有愚孝。他的师长就給女校長講:在大陸妳戒备,妳給妳學生都學《弟子規》,妳不要犯了路線錯誤。這是大陸的名詞,路線錯誤就是你走錯這一步,你的烏紗帽就沒有了。諸位學長,烏紗帽紧急,還是把孩子教好紧急?哪裡紧急?把孩子教好標準答案。我們現在標準答案很會答,真正遇到了利紧急、還是道義紧急?她师长這麼一跟她講,這個女校長不簡單,很有修養,她也沒有罵那個教授。她說他有他的主见,我有我的責任。因為她幾年觀察下來,她旁邊的初中,每一年孩子放寒寒假,以至放一些三天、五天的假之後,都會有一波墮胎潮。她說我怎麼願意看到以後我的學生是這個結果,必定要在他小學的時候,把他德行的根紮好。不然那樣的人生怎麼走?她講完,她师长瞪大了眼睛看著她:我覺得妳很適合做國家領導人。你看那種使命感真的很適合做國家領導人,為什麼?一個好的領導者他能够教化一方。

所以這一句話,《老子》後面還有一段,《群書》上沒有,也寫給大师。「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,故去彼取此」,聖人為腹,當然每個人的領會必定完全一樣,他求個溫飽生活安乐,就是知足常樂。他不是去過分的追求這些享樂,為腹不為目,這目就比喻去追逐這些聲光安慰。人要很冷靜一點,這生平人生的方针在哪裡?價值觀在哪裡?他的整個思想,倘若他的人生方针就是享樂,他身心沒有不出問題的。可是問題來了,真的現在若干的孩子他的思想,覺得享樂就是我人生的方针。一放假了,就是想要玩什麼、要吃什麼、要用什麼,以至以後賺錢幹什麼?享用。這樣的價值觀相當相當的危險,享樂、安慰完之後,自己一靜下來獨處的時候,特別空虛。現在得憂鬱症的人很多,他們沒錢嗎?他們沒有职位嗎?不見得。很可能是他們把精神都用在這些追名逐利上,很多東西求不得,又很擔心、擔憂。當然成分是比較複雜的,每個人不一樣,可是嚴重怠忽了心靈的成長、心情的素質。

我們在學校的時候,有時候覺得那成績不好的,是有問題的學生,其實成績最好的學生,可能更有問題,不是成績有問題,什麼有問題?心靈有問題。這個感受,我是到大陸去以後特別強烈,因為我在大陸那幾年,遇到大學生畢業,碩士、博士畢業,很多大學生畢不了業的自殺,大概畢了業之後,恐懼找不到管事的自殺。我們聽到這些信息,至极的難過,因為大陸是獨生子女,那孩子一跳下來,我們都不知道他的父母、爺爺奶奶,他的親人後半輩子怎麼過?可是這些問題,有在解決嗎?有從底子在解決它嗎?我們重視内在的志愿,重視内在的學歷、成績,有沒有怠忽了心靈的成長?所以古人知道生活夠用就好,還有一個最紧急的價值,就是不斷擢升自己的靈性。人什麼時候有聪慧?人能真正在現在就看到,他生命的最後一幕、最後一步,他真看懂了,他再回來經營人生就不一樣。我們想一想,人生最後一幕是什麼?一口氣不來兩隻手、兩隻腳,不消我献艺,大师應該能够了解。告訴我們什麼?什麼都帶不走,有什麼好貪、有什麼好爭、有什麼好奪的,那人不就懂得放下該放下的!帶不走的不要苦苦貪求,這是聪慧;要勤苦帶得走的,勤苦留得下來的。什麼留得下來?德行,成為後代的榜樣。

我們從事教育管事,我們德行成為所有學生的榜樣,這個人生太有價值了。我們馬來西亞一些長者好榜樣,沈慕羽校長當校長七十年了,應該能够申請金氏世界紀錄,可能沒有人比他老人家當校長的時間多,老人家活到九十七歲。我們很幸運去拜見過老人家幾次,特別受教育。九十幾歲的長者看到我們高興,彈抗日愛國歌曲,我們一起唱,你看那個忠肝義膽,对比一下游戏辅助器。九十幾歲了。跟我們談:當老師是最沒有錢途的行業(那個錢是money),但是確是最紧急的、最用意義的行業,因為老師是傳道,文明才调傳下來。文明不傳,一個民族的素質三十年不傳,能够從重視孝道,到現熟手為殺父害母都出來,就一代不傳這麼嚴重。我們很冷靜看就這三、五十年怠忽倫理德行,不孝父母、不尊重師長、長者。

我們小的時候,叔叔、阿姨到家裡來了,趕緊服侍倒茶;現在叔叔、阿姨來了,連動都沒有動,看著電視,惟有頭這樣,轉過來笑一笑轉回去。結果我講的時候,有一個家長說:他能對你笑一下不錯了。有沒有道理?聽起來有道理,底子沒有道理。這一代只這樣,对比一下森林之家游戏玩不了。請問再下一代?再下一代叔叔、阿姨進來,小孩子連動都沒有動,頭也沒轉,阿姨要端一杯水:小伴侣你好,請喝茶。有沒有可能下一代變這樣?我告訴你,不可能。因為這樣不算人,老天爺會把不算人的人发出去了。這個時代要冷靜,人算不如天算,每個在放縱志愿的人,都覺得他有多大的福報,都覺得他有多長的壽命。可是您看,我們現在身邊若干事情,三、四十歲癌症,好多生命的無常衝擊到他六神無主。可是那結果還是自己感來的,要怪誰?

養生之道老子講的三寶,慈是,仁慈,仁慈的人長壽,仁者壽;節儉,愈節儉的人愈長壽,為什麼?他福花不完。所以本來是七十歲,因為福沒有花完,延壽二十年,祿盡了人才走,他的福報沒享完他還有壽命。再來就是和氣,和氣的人長壽,不傷身心,暴怒的人夭折。可能大师一聽,我某某人脾氣很大,活到九十。我告訴你,他小的時候活到一百一,相比看规则游戏有哪些。不能用這樣比的,沒有聪慧。你說那個人貪贓枉法結果很有錢,他倘若不貪贓枉法,更有錢。可是大师要知道,他現在有錢,到時候東窗事發,他不是成為階下囚了嗎?人現在有時候不會看前看後,不會看遠,就看什麼?现时,短視近利不行。再來,長壽之道慈、儉、和,和氣,懂得讓、懂得大局為重,谅解。老子三寶說「不敢為天下先」,不跟人家爭,以和為貴。還有一點是「靜」,懂得時時心清淨,心能安靜下來,人心频频靜得下來他妄念就少,身心的耗損就少。在民國那時候,民國初年很多高僧他欲壑难填,你看虛雲老和尚一入定幾個禮拜,在定中底子不消吃東西,不损耗能量。所以人念頭、妄念愈少,以後就不消吃三餐,吃兩餐就能够,最後練到吃一餐就好。很多修養很好的人,真的是日中一食,我們的師公李炳南老師吃一餐,老人家的管事量是三、五個人的管事量,但是他只吃一餐又不餓,這都是給我們献艺,很好的榜樣。

所以為腹不為目,回到一個生活的基本就好,不是去縱欲。剛剛跟大师講到的,就是對生命價值觀的認知,是擢升靈性紧急,聪慧帶得走,靈性的擢升帶得走。我們看《德育故事》裡面,很多人生平孝順公婆,臨終的時候天人來接都奏樂,這在《史書》裡面都有記載。這個事實,都擺在我們现时,我們身邊看不看取得狗?看不看取得貓?看不看取得?牠也是有靈性的。您看狗的眼睛跟我們差若干?我覺得差不了若干,可是牠為什麼作狗?我們為什麼作人?人其實很怜惜,得了天地人三才的人身,卻被志愿給障住,寶貴的人身只是墮落用。所以留得下來的德行造福後代、造福這個社會,沈老,所有馬來西亞人誰不認識沈老,誰不感恩他老人家!「留取丹心照汗青」。勤苦留得下來的還有積功累德,積善之家必有餘慶,就護佑自己的後代子孫。

所以《老子》最後講,故去彼,彼就是指志愿,聲色的追逐,内在的誘惑懂得放下,不要貪著。取此這個此是什麼?用道家講反璞歸真。回歸到性德、本善,想知道规则游戏有哪些。就是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「大學之道在明明德」,恢復自己本有的明德,這人生最用意義的事情。而明德事實上本有,但被習氣障礙住,所以「苟不教,性乃遷」。我們讀這麼多書,戒备!我們記了這麼多經句,倘若不是回歸到心性上來用功那麻煩了,記了很多,很自豪,到處看別人的過失,那個心每天都盯著別人錯誤,看別人不順眼,對學問、對靈性沒有幫助,還无害處。游戏蜂窝跳一跳。孟子有一句話很紧急,「學問之道無他,求其安心而已矣」。我們的心去哪裡?我們的心貪在五色裡面,貪在五音裡面,貪在五味裡面,貪在這些内在的誘惑上,精神美满耗在這些物質的追求上,靈性一贯下墮了。我們懂得放下志愿,放下習氣、貪瞋痴慢、名聞利養,這些貪求都放下了,本有的性德就往外透出來。所以志愿比喻作烏雲,撥雲就見日,清淨心生聪慧,人愈來愈光亮,聪慧愈來愈高,那清淨都是從放下志愿來的。

所以這一句我們放在修學自己的靈性上,「五色令人目盲」,我們倘若都專注在内在的這些人事物下面,就會貪著内在的田野,一貪著心就染污。必須把這個貪著放下,整個精神要收攝回來,所以人要频频能靜下來。而且要指示自己,你知道黑白。在這些境緣當中不能够貪著,比如說吃飯會不會貪著?很好吃再來一碗,那愈吃貪心愈重。能够轉一個念,用什麼心境吃飯?感恩心,而不是用貪心去吃飯。感謝農夫,我們每天吃飯以前念感恩詞,念感恩詞也是去彼取此,去掉貪心,回到本有的感恩心,那就不會被這些内在的田野染著了。比如我們本日當領導了會不會染著?會不會染上官氣?對人講話很自豪,有時候還罵人。罵人以後還加一句話:我是為你好!大师冷靜,在這個花花世界不沉淪談何容易?都要很清楚在每個田野不貪著。

您看小伴侣,你給他當班長當一個禮拜,走路有風有沒有?小伴侣會這樣,我們會不會這樣?所以《弟子規》也是讓我們回歸本善。「待婢僕,身貴端,雖貴端,慈而寬」,對待下屬、底下的人愛心,在當領導他的責任心、愛心不斷的擴大,當領導愈來愈有德行。所以問題不在外面,在我們這顆心,有沒有善用其心?善用了,在每個人事物當中靈性擢升;不善用,在每個田野當中靈性墮落。好,這是第五句。當然老子給我們講這句,指示我們要反璞歸真,剛剛提到的吃、聽、還有這些玩樂要逐渐練功夫,要逐渐淡、逐渐放下,必定會感覺身心愈來愈輕安。

我們看也是第七冊九百一十二頁,這裡它還有后面一段是九百一十一頁。我們先把這一句念一次,我們一起念一下,印象可能會更深,預備起:

【故亂國之主。務於廣地。而不務於仁義。務於高位。而不務於德行。是舍其所以存。而造其所以亡也。】

人不把道理搞清楚,所有的勤苦適得其反,這個不明理不行。人生踏出的腳步大小不是最紧急的,方向要對,不然所有的勤苦,跟人生幸运背道而馳。所以這段話,我們看到讓國家動亂的這種君主,他不善於治國的,問題出在哪?只顧著擴大自己的地盤國土,而不消心的自己學仁義,以至於用仁義來教化国民。都是在追求他的志愿,致力於佔據他高的位子、權力,而不致力於德行修養。而這是捨棄了他的國家能長存、長治久安的條件,反而是去作育成就它滅亡的條件。從這裡看到,人有福泽而沒有德行跟聪慧,真的是很可悲,也很迂曲,所造的事都是讓自己毀滅、讓國家毀滅。從這一句話我們也感覺取得,一個國家最紧急的是德行仁義,有了德行仁義每個人心安了,每個家庭幸运了。家庭是社會的細胞,哪有可能不社會安乐、國家焕发!

所以《禮記》有一句話特別深远,「建國君民」,开发國家領導国民、教化国民,教育要擺在第一位。從古至今五千年的文明,所有從政者都知道這個道理,宰相以下哪個部最紧急?禮部尚書,教育部最紧急,都懂。從家庭來講什麼最紧急?家道、家規、家教的承傳最紧急,知所先後,物有本末。但是我們冷靜來看現在一個家什麼最紧急?錢,賺錢,為了賺錢小孩子能够給保姆、能够給電視帶。保姆、電視能把孩子教好嗎?沒有去考慮這個,先賺到錢再說。現在一個國家最重視的是哪一件事情?拼經濟,什麼都是經濟最紧急。直爽講拼經濟倘若沒有德行,經濟發達以後社會誘惑那麼多,人心都在沉淪。而且拼經濟不考慮大天然的均衡,整個破壞太嚴重了。所以「教學為先」,這個教誨就很深远了。

那我們看一下這整段的前後提到的,九百一十一頁講到,游戏蜂窝跳一跳。「國之所以存者」,一個國家能够長存,生存得好,「得道也」,用正確的治國之道來治理。而治國之道,清廉紧急、人才紧急,這都是治國紧急的關鍵。而整部《群書治要》都是在談治國之道,修齊治平的學問。「所以亡者,理塞也」,國家為什麼滅亡?不懂得治國之道,道理都不通達,以至於是錯誤了。「故得生道者」,他真的治國有道,「雖小必大」,縱使現在是一個小國,逐渐會變成大國。而這個大不是他刻意大的,不是打腫臉充瘦子大的,是鄰近敬佩這個國家的社會安乐,以至於敬佩他領導者的修養,自天然然來效法,仰仗他、歸順他。所以在商朝湯七十里王天下,文王百里而王天下,商湯他惟有七十里地很小,最後幾百個諸侯都統統敬佩他的德行,統統歸附了,他王天下,天下歸心,所以叫天子,代天行化;文王是百里,最後也是周統一天下,雖小必大。

「有亡徵者」,看着「五色」是指青紅赤黑白。這個國家有這些不妥當的做法,滅亡的徵兆,「雖成必敗」,縱使現在宛若它的經濟實力宛若很不錯的,宛若很乐成的,但是只须它治理國家的法子、方式是錯誤的,早晚要敗下來。我們看現在的企業界,大起大落的現象太多了,那個前一百大每一年,才一年換了大半,大局限都不是本來的,有的要不領導者縱欲,有的要不犯法槍斃了。而且大的企業,我們在很多年前,在大陸是聽到一個數字,大型企業均匀壽命七到八年,中小型企業均匀壽命二點九年。您看,它在很旺的時候有沒有敗象已經出來?真明理的人一看,就知道這鐵定敗了,它現在再体面都沒有用,雖成必敗。只须這領導者自豪、不聽勸告、好大喜功,決定敗,沒有僥倖的。所以這些經營事業的紧急道理,必定要教給下一代,《大學》裡面講「德者本也,財者末也」,這些本末先後他不明白,他怎麼經營家庭?他怎麼經營事業?他的人生會太多的艱難,以至於他底子搞不清楚問題在哪裡。所以我們從事教育管事,不能不看清這些情況,我們的孩子以後要在這樣的社會,能幸运嗎?他應該具備哪些思想?這樣我們才是「傳道、授業、解惑」。

「國之亡也」,這國家會走向滅亡,「大不够恃」,不是說它大了就不會倒,大也靠不住,失民气的時候,一個大國可能在一夜之間就塌台了;一個大的企業不适当德行,也可能在一夕之間就塌台了。「道之行也」,個人大概團體、國家,是遵道而行,「小不可輕」,它雖然現在是個小國,你不能够輕視它。「故生活得道」,能夠長生活於他順從天道、順從天理,「不在於小」,不是因為它小就能發展,是它順從天道。「亡在失道」,滅亡是因為偏離了正路,「不在於大」,不是因為說它是大國就會滅亡,不是的。那個因果關係,最紧急的還是得道和失道,國是如此,個人、家庭統統是如此。所以從家庭來講,「勤儉為治家之本」,現在一個家庭年輕夫婦重視勤跟儉嗎?「忠孝齊家之本,積善傳家之本,謹慎保家之本」,和順是齊家,家和萬事興,還有「詩書起家之本」,還是要懂得人生道理,你的家道就興盛起來。「祖宗雖遠,敬拜不可不誠;子孫雖愚,經書不可不讀」,想知道规则游戏有哪些。他要懂得做人,我們的家道才调夠傳承上去。

這裡就是我們挑出來的經句了,『故亂國之主,務於廣地,而不務於仁義』,反而是自取滅亡。『務於高位,而不務於德行,是舍其所以存,而造其所以亡也』。他所勤苦的跟他的目標是背道而馳。我們很冷靜的看這個社會,我們的辛劳決定不輸給這五千年來的先祖,我們比他們辛苦。我們想一想,這五千年來哪一代的父母教孩子最累,哪一代?這一代。哪一代孩子教得最不好?(這一代)怎麼會這樣?得道、還是失道?轻重倒置,你再怎麼勤苦成效无限,德者本也,財者末也,不能顛倒。我們小時候的風氣,三十幾年前都是好好讀書賺大錢,哪個科系最賺錢,從小我們的價值觀,賺錢、賺錢。還有歌曲都是money、money、money、money,還教這麼唱,這偏掉了,這本就忘記,捨本逐末教不好。重視給孩子學鋼琴、學才藝,德呢?德者本,而且才是為德所用。他倘若沒有德了,才调愈高對家庭、對社會的傷害可能更大。現在聽說很多詐騙集團,裡面的人都研究所畢業的,不然他的能力也不到那裡。

我們不重德了,栽培出來的孩子能夠是一個好兒子嗎?是一個好的公民嗎?所以我們要很冷靜,不能再隨這個風氣隨波逐流了,這麼勤苦,結果成效反而適得其反,該是我們這一代人,冷靜下來思索的時候。我們這個民族吃了這麼大的苦難,現在家庭、社會真的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。苦難從哪裡來的?一句老話叫「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现时」。我們連德行仁義現在都不清楚,不知道道在哪,怎麼可能會走對?所以現在人這麼勤苦、這麼辛苦,結果幸运指數一贯消沉,勤苦有結果,都不是好結果。現在很多夫婦、家庭學到了傳統文明,開始調整了,有些媽媽看孩子行為已經比較不穩定,捨下金錢,管事放下了,回歸家庭,把這些青少年的孩子真的感動,從迷途當中拉回來。現在不拉,這輩子還有機會拉嗎?是薪水紧急,還是孩子生平的人格跟幸运紧急?人生的聪慧、人生的良知在哪裡看到?下決心看到了。

但很有趣的一點,這太太回歸之後錢也沒有少,為什麼?太太一回來,吃的太太煮,孩子太太帶,吃的、家裡用的、補習費種種省下來。大师要戒备,进来吃不是一個人吃,全家吃;太太在家了,種種這些生活上都能够办理,省很多錢。再來,孩子跟师长的强健好了,在外面吃,光是脂肪就不知道多吃若干。然後孩子現在抵制力不好,一年盛行性感冒好幾次,三次、五次很多,频频跑醫院又花錢;有媽媽帶免疫力进步了,醫藥費省不少。這個不好算,可能算下來得要兩天的時間。算算算最後要想到一句話,人算不如天算,所以這個時代冷靜下來,是該回歸的時候。我們看到日本,有一些也是很覺悟的人,他們寫到「明治維新是錯誤的」。這是一個民族在覺醒,明治維新以前都是覺得是他們的光榮,明治維新以後整個人心膨脹了,美满都是追名逐利。重點,你看醒了!醒了我們就不會繼續走錯路,真的這幾年是人類大覺醒、大深思的時候,繼續上去整個大天然底子就負荷不了。

剛剛有沒有嚇到?有,定力不夠,這是給我們考試,考我們的定功到哪裡。一個人猛然嗨:五色。嚇我一跳。就是自己心太浮動,東想西想心神不寧,所以人家一出現就把你嚇一跳。人家嚇你一跳反求諸己,當然你嚇到人也要反求諸己,會被嚇到也是你心不夠定。所以感謝剛剛那一聲砰,指示我們內功還不夠,要好好用功。所以我們是感覺到,現在很多的國家民族都在回歸,回歸道,但是感覺真的是有點太晚了。不過老祖宗指示我們「亡羊補牢」,指示我們「邪不勝正」,指示我們「至誠感通」、「至誠如神」。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他們是沒有機會聞到老祖宗的教誨,一聞到了,浪子回頭金不換。我們在中國大陸看到,這麼多企業家本來都是泡在志愿當中的,您看他們一回頭,那個精神感動人,喚醒了若干人的本心。所以我們有锐意,整個人類回歸到正路,倫理德行從我們自己做起、從我心做起、從我家做起、從我社區做起。

我們接著看下一句,是在第十冊一千二百六十五頁,這是《體論》當中的一篇文章。

【人主之大患。】

一個為人領導者、國君、企業主,以至是單位的主管,以至於一個家庭的父母,這個『大患』是大的憂患,沒有比好名、好虛名更大的憂患,在打腫臉充瘦子。所有的勤苦,所有家庭也好、團體也好,精神美满都花在虛名,做外面給人家看。就像建房子,這個柱子都不紮實,就外面貼得很大度,颱風一來可能就垮下來。人心現在就是太深谋远虑了,什麼都要讓人家馬上看到成效,馬上看到成效的東西底子就不踏實。我記得我那個時候在學校有教天然科,還認識很多动物,發現很多街道都種一種樹。這個樹長得特別快,因為很快,所以很快看到成績,樹好高。結果後來怎麼樣?根亂竄,把那個地上的水泥都拱起來了,然後樹枝特別衰弱,颱風一來整個樹枝、樹幹都倒下來,還砸到人。您看,人心現在都做外面功夫,問題一大堆。以前的橋很紮實,人心诚挚,建趙州橋八百年、一千年都還很穩固;現在人心趕緊呈現業績出來,那個路一年就坑坑巴巴的。

還有的路偷工減料到,我看過一個實際的拍攝,剛好淹水,偷工減料到猛然一陣水過來,那個馬路整個被它捲走了。嚇死了,那個剛好車子開過去,車子就沒了。現在人只想著自己的利益,沒想到有若干人可能命都沒有了。好多场合整個公路垮下來,都是偷工減料:趕緊、趕緊,多久之內,我不论,把東西給我做出來。那都是攸關公共建設,攸關安全、人命!怎麼能够是硬做個成績擠出來?就像我們在學校教書,教育是百年大計,栽培一個人,談何容易?倘若做表象不可能出人才。而且我們在學校倘若做外面,學生學到的統統是外面,因為我們成人的行為就是這樣。他在家庭當中,父母只做外面,来宾來了趕緊打掃,沒有来宾亂成一團。「人主之大患」:

【莫大乎好名。】

一個為人父母、長者、領導者『好名』。

【人主好名。則群臣知所要矣。】

上位者『好名』,底下的人都很清楚,那就巴結諂媚、講好聽話,報喜不報憂,這哪有不出問題的道理?所以可貴的在於肯聽實話,肯了解真實情況,才是負責任的領導者。這一句我們下一次,再就書上跟大师再進一步深入來探討,本日就跟大师先談到這裡。好,謝謝大师。